<ins id="fnd7d"></ins>

          <big id="fnd7d"><cite id="fnd7d"></cite></big>

          恒鋅禹晟

          新聞資訊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
          -
          碳酸鋰價格飛漲下的鋰電企業生存邏輯

          碳酸鋰價格飛漲下的鋰電企業生存邏輯

          • 分類:行業新聞
          • 作者:
          • 來源:
          • 發布時間:2022-03-29 10:36
          • 訪問量:

          【概要描述】一方面是新能源產業走勢整體持續向好,2021 年新能源汽車產銷均創新高,機構預測2022年銷量更有望突破500萬輛大關,滲透率突破20%;另一方面,上游原材料價格屢創新高,作為電池正極材料的電池級碳酸鋰自2021年以來持續上漲,2022 年3月其均價更是超50萬/噸,較年初增長近 7 成。

          碳酸鋰價格飛漲下的鋰電企業生存邏輯

          【概要描述】一方面是新能源產業走勢整體持續向好,2021 年新能源汽車產銷均創新高,機構預測2022年銷量更有望突破500萬輛大關,滲透率突破20%;另一方面,上游原材料價格屢創新高,作為電池正極材料的電池級碳酸鋰自2021年以來持續上漲,2022 年3月其均價更是超50萬/噸,較年初增長近 7 成。

          • 分類:行業新聞
          • 作者:
          • 來源:
          • 發布時間:2022-03-29 10:36
          • 訪問量:
          詳情

          開年以來,鋰電行業倍受關注。

          一方面是新能源產業走勢整體持續向好,2021 年新能源汽車產銷均創新高,機構預測2022年銷量更有望突破500萬輛大關,滲透率突破20%;另一方面,上游原材料價格屢創新高,作為電池正極材料的電池級碳酸鋰自2021年以來持續上漲,2022 年3月其均價更是超50萬/噸,較年初增長近 7 成。

          碳酸鋰價格的飆升,也在引發了業內一系列震蕩。從去年媒體密集報道的“電池荒”;到今年多家車企宣布漲價甚至暫停接單,意圖止損;再到近期傳言寧德、比亞迪不再采購碳酸鋰、抵制漲價。

          原材料供應可以說影響了整個鋰電行業發展格局,議價能力低的尾部企業不得不面對末位淘汰的風險,頭部企業則頂著成本壓力,在保障供應和產能擴張中尋求平衡。

          左手擴產能 右手囤鋰礦

          自2021年初,面對蓬勃發展、前景一片大好的鋰電市場,各動力電池企業的產能規劃就已明顯加速,截至 2021年末,各家產能規劃(不完全)統計如下:

          寧德時代  2025年  670GWh

          比亞迪    2025年  600GWh

          LG新能源 2025年  430GWh

          國軒高科  2025年  300GWh

          中創新航  2025年  500GWh

          蜂巢能源  2025年  600GWh

          億緯鋰能  2023年  200GWh

          欣旺達    2025年  140GWh

          力神      2025年  100GWh

           

          TWh即將到來的時代,100GWh已成了鋰電行業產能的基本單位。作為參照,2021年中國動力電池總裝機量為 154.5GWh。按1GWh需消耗500噸碳酸鋰計算,每100GWh產能就需要5萬噸碳酸鋰。相關數據預測,2022年中國碳酸鋰產量約為28萬噸LCE,可支撐的產能尚不足600GWh。

          隨著碳酸鋰供應緊缺,企業要如何保障原材料供應、穩定漲價對擴產投資回報周期的影響?在“得鋰者得天下”成為行業共識的當下,動力電池企業直接布局上游,投資買礦必然成為長遠出路。目前來看,受各種條件限制,家里有礦的企業并不多。行業排名靠前的企業中僅有寧德時代、國軒高科、蜂巢能源、億緯鋰能等寥寥幾家企業搶占到了先機。

          對于動力電池企業而言,搶礦到底有多重要?以國軒高科為例,該公司在2021年供應鏈大會上宣稱,到2022年底,國軒產能有望達到100GWh,計劃投產超50GWh。照此推算,2022年國軒高科將需要碳酸鋰2.5萬噸,如無法保供,業績必將受拖累。

          不過,國軒高科似乎已經運籌帷幄。據各類渠道公開的信息,國軒在江西宜春布局的宜春科豐、奉新國軒、宜豐國軒三個碳酸鋰項目累計產能規劃達到 12 萬噸/年。其中宜春科豐年產2萬噸電池級碳酸鋰項目一期,或于4月投產,預計年產能為1萬噸。

          自產自供之外,國軒去年下半年還接連通過戰略合作,與江特電機和鹽湖股份敲定長期供貨協議。再加上國軒通過材料回收渠道獲取的碳酸鋰資源,已知碳酸鋰供應總量已基本確保2022年投產規劃。

           

          超前布局供應鏈 非一朝一夕之功

          蘋果對供應鏈的超強把控能力是該公司成為全球市值最高企業重要原因之一。鋰電供應鏈雖不及消費電子供應鏈復雜,但從礦山到原材料再到正極材料的供應鏈的布局,不僅涉及方方面面,而且布局周期較長,一家電池企業要想擁有穩定的材料供應鏈,絕非一朝一夕可以完成,除了需要雄厚的資金加持,更考驗企業領導者的前瞻性戰略眼光和思路。

          近年來,頭部動力電池企業買礦的舉動此起彼伏,目的就是要通過鎖礦掌握供應鏈的抗風險能力。

          事實上,即便成功買到了礦,還得面對不可控的市場風險,如果時運不濟,依然難達到預期結果。比如2018年,天齊鋰業因購買SQM 23.77%的股權新增并購貸款35億美元,結果公司資產負債率大幅上升,導致公司經營陷入較長時間的困難階段。

          這些都導致了在2020年市場火爆之前,行業內鮮見著手全產業鏈布局的領軍者。更有某一度排名前十的電池企業因為在上游布局上缺乏戰略眼光,行動慢了一步,導致現在只有捶胸頓足連連后悔的份兒。

          放眼中國的動力電池企業,如今能夠實現供應鏈產業閉環的企業仍是鳳毛麟角。以國軒高科為例,該公司自 2016 年以來供應鏈布局,可謂步步為營,穩扎穩打。

          2022年2月,年產40萬噸負極項目在內蒙古烏海市開工,布局石墨化;

          2021年12月,宜豐國軒項目正式破土動工。該項目分為年產5萬噸電池級碳酸鋰項目和年產750萬噸鋰礦石采選項目,預計今年第四季度竣工投產;

          2021年11月,國軒科豐年產2萬噸電池級碳酸鋰項目完成前期準備工作。預計到今年4月份,可年產1萬噸電池級碳酸鋰;

          2021年8月,國軒高科在江西省宜豐縣、奉新縣兩地投資建設碳酸鋰項目。項目全部達產后,預計年產碳酸鋰10萬噸,年產值過100億元;

          2021年4月,與華北鋁業有限公司共同投資成立華鋁新材公司,布局鋰電鋁箔的研發生產;

          2021年3月,增資江西云威,布局氫氧化鋰的研發生產;

          2021年3月,在合肥肥東投資建設動力電池產業鏈系列項目,布局鋰電池回收利用業務和負極材料研發、生產以及銷售業務;

          2021年2月,與宜春市人民政府簽訂戰略合作框架協議,布局碳酸鋰生產、鋰電池配套材料等產業化項目;

          2020年7月,年產3萬噸高鎳三元正極材料項目落地合肥廬江;

          2020年3月,戰略投資銅冠銅箔,布局銅箔材料;

          2017 年10月,與中冶集團、曹妃甸發展投資集團等共同投資設立中冶新材料項目,布局正極材料前驅體的研發生產;

          2017年6月,收購巴斯夫美國電解液實驗室及相關專利,深化電解液材料的相關布局;

          2016年1月,與星源材質同投資設立合肥星源,布局鋰電池隔膜研發與生產。

          六年磨一劍,一步一個腳印,其間不易,也非三言兩語能說得清。但值得一提的是,國軒高科在江西的鋰礦布局,從雙方接觸到簽約落地,僅僅用了三個月,將“搶”時間發揮極致,甚至連春節期間都在洽談推進。從今時今日的碳酸鋰市場的火熱程度來看,這些努力沒有白費,國軒的布局恰好趕上了最好的時機。

           

          打造供應鏈體系 全力踐行碳中和

          “2月24日上午,內蒙古自治區烏海市2022年重點項目集中開工儀式在烏海市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低碳產業園舉行, 其中包含內蒙古國軒零碳科技有限公司40萬噸鋰離子電池負極材料項目。”

          近日,一則關于烏海市項目集中開工的新聞讓國軒烏海項目逐漸浮出水面,而內蒙古自治區黨委書記石泰峰一行3月16日視察烏海國軒項目現場,從媒體報道的視頻可以看到,烏海國軒項目廠房建設正如火如荼進行中,現場展板內容顯示:國軒高科在烏海的材料布局是年產40萬噸的鋰離子電池負極材料一體化產線項目,項目位于內蒙古烏海低碳產業園,規劃占地2000多畝,一期10萬噸已經開建,預計今年下半年可建成投產。

          按1GWh =1300噸負極石墨化材料計算,40萬噸負極材料恰好滿足國軒高科2025年300GWh目標。

          這也印證了此前國軒高科董事長李縝曾在2021年11月份世界制造業大會上的話:公司“擬在內蒙古烏海地區布局新能源發電,打造新能源汽車材料的零碳基地,滿足公司石墨化材料所有負極化用電需求。”

          看來,國軒高科不僅已經開始布局未來五年的負極材料供應,而且針對負極石墨化高耗能的問題,結合當地自然條件,提出了切實可行的低碳化實現途徑。

          這種兼具產業發展前景和碳中和戰略思維的布局,體現的是一家企業領導者對行業大勢的精準研判,對產業前景的高位謀劃,和對企業發展的磅礴布局。

          解決了外部材料供應的棘手難題,還要解決內部供應的體系問題。據《財經-晚點》報道,寧德時代2019年初,整合幾十個一級業務部門,按流程運作關系梳理成市場、研發與工程制造、運營與供應鏈三大體系。供應鏈體系的聯席總裁馮春艷和曾嶸直接向董事長曾毓群匯報。這也為之后寧德時代供應鏈體系加速布局打下基礎。

          無獨有偶,國軒高科在2021年的組織架構調整中,也獨立出了全球供應鏈中心,負責人孫愛明直接向董事長匯報。全球供應鏈中心將原本的一攬子采購,拆分成采購和交付兩大塊,并單獨設立材料采購中心,還將原本業務中碳酸鋰、磷酸鐵、三元、磷酸鐵鋰等關鍵材料進行了細致采購分工,使得流程更為專業高效。

          從國軒高科的產能規劃來看,2025年300GWh,對比別家并不算高。但就該公司與一家美國公司簽訂5年200GWh的公告可以窺見,國軒已探索出了接受車企預付款建廠、共同投資產業鏈上下游環節的經營模式,有效地分攤成本、把控風險,在行業不斷被質疑未來產能過剩的當下,做到了有預謀擴張,有秩序擴張。

          有業內分析認為,目前還看不到(碳酸鋰)供需平衡的拐點。也就是說,碳酸鋰的“天價”,可能還要再飛一會兒。

          如果供需矛盾持續,加上疫情、戰爭等全球不安定因素存在,電池企業產能擴張戰略,到底有幾家能落地還存在變數。據統計,2021年1-12月,我國新能源汽車市場共計58家動力電池企業實現裝車配套,較去年同期減少13家??梢钥隙ǖ氖?,只有穩扎穩打,一步一個腳印的公司才能在競爭日趨激烈的行業格局中贏得一席之地。

          掃二維碼用手機看

          相關新聞

          國軒高科董事長李縝談動力電池焦點問題:2025年國內鋰資源短缺將終結

          國軒高科董事長李縝談動力電池焦點問題:2025年國內鋰資源短缺將終結

          李縝表示,我們面對無限的資源供給和有限的資源需求,隨著技術進步,開采能力增強,正極材料、三元正極、鐵鋰正極和負極材料都將遠遠供過于求。
          2022-03-29
          政協副主席萬鋼: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中長期規劃

          政協副主席萬鋼: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中長期規劃

          2022年3月25日,中國電動汽車百人會論壇2022“云論壇”在北京召開。全國政協副主席、中國科學技術協會主席萬鋼發表講話。
          2022-03-29
          碳酸鋰價格飛漲下的鋰電企業生存邏輯

          碳酸鋰價格飛漲下的鋰電企業生存邏輯

          一方面是新能源產業走勢整體持續向好,2021 年新能源汽車產銷均創新高,機構預測2022年銷量更有望突破500萬輛大關,滲透率突破20%;另一方面,上游原材料價格屢創新高,作為電池正極材料的電池級碳酸鋰自2021年以來持續上漲,2022 年3月其均價更是超50萬/噸,較年初增長近 7 成。
          2022-03-29
          手機:13395681966
          郵箱:lichunlan@ztner.com.cn
          地址:安徽省六安市金寨縣現代產業區金家寨路與白馬峰路交口
          微信二維碼

          官方微信公眾號

          Copyright ? 2022  安徽智通新能源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蘇ICP備******號    SEO

          大乳欲妇三级_大乳捏奶头揉在线观看_单亲与子的性关系A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